2007年4月21日 星期六

。這一夜,想說話。


不喜歡在角落玩沙,

卻習慣獨自徒步在街上。



我不是青蛙,

卻掉進了一口該死的井,

跳了好久出不來的感覺很痛苦,

因為我腿短吧。



點的是菸,抽的是寂寞。



我沒那麼誇張到自以為惆悵,

但的確不該讓菸草將我的靈魂燒盡。



當初約定好的事情,

知道妳的現況,

鼻頭沒沾到檸檬但也有點酸,

其實自己早也開始搖擺。



台中到台北其實不算遠,

但想到那些皺紋和白髮就該領悟。



成長是什麼東西,

上大學之後怎麼越來越感覺不到,

除了撞球趁阿伯爛爆的時候爽一下。



因為會思考,人類是特別的生物。

因為會思考,人類是可憐的動物。



活到現在還是第一次跟這樣的情形碰面。



Hell yeah, 歌頌遲來的悲哀。



再來咧,早就罵過自己不知幾千遍。



嗯,還是不知道。




1 則留言:

  1. 你果然是我哥...


    一樣愛靠背

    笑..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