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7日 星期日

。舊的不去新的不一定來。








米黃色牆上的照片將時間定格在前年夏天,

再怎麼捨不得卻也走不回最初的那季秋天,

主機板上的灰塵吹一下就散了,

既然裝滿回憶的那個紙盒怎樣麼也打開不了,那就,丟得遠一點吧!



早上一場雨打亂了剝皮辣椒的行程規劃,

去不成剝皮寮就順手拿了敘事理論的講義出來做做筆記,

這一整個很不像是自己的行為舉止但在此瞬間卻合理的不像話。



美國電影普遍且氾濫的古典主義戲劇三一律,

巴贊說「世界上影像乃是自然而然構成的,無需人的介入」的寫實主義,

高達、雷奈、希區考克等人濃厚的形式主義,

接著再從法國新浪潮、德國表現主義到超現實主義,

許容華同學的導讀確實是非常清晰明瞭易懂且有條理,

也讓我深刻體認到學院派知識與理論的神奇之處。



維托夫:「藝術不該是反映歷史鬥爭的鏡子,而是鬥爭的武器。」



他很嗆而且我不喜歡這句話,

但秉持著兼容並蓄的多元文化接受心態,我尊重他。



奶憲:「這一個禮拜天氣都會陰陰雨雨的。」

婊哥:『SO?』

奶憲:「感嘆一下,人生苦短。」

婊哥:『下雨怎樣可以想到人生苦短去?』

奶憲:「雨從氣態凝結成液態,落到地面,再蒸發為氣態,你以為有多久?」

婊哥:『你上的是哲學研究所?』

奶憲:「其實這一個禮拜上下來有這種感覺,教研究方法的老師是唸哲學的。」

婊哥:「不錯喔,蘇格拉奶。」



這陣子都藉由舒服的琴聲與歌聲接受某種層次的心靈洗禮,

很巧的在昨天的下午時分,滴答雨聲伴著些許陽光,

跟在風的屁股後面從窗外帶來隔壁練琴的聲音,

跟《夢中的婚禮》一樣芭樂的《少女的祈禱》這首再平凡不過的入門曲,

此時聽起來居然是那麼的使人放鬆,真他媽的奇異恩典哪!



有人這麼說過:



當你練好一首曲子的時候,最感動的人不是你的父母也不是你自己,

而是,你的鄰居。



好險我搬到這裡來的時候就直接進入感動時期,

這才是最感動的地方。



然後在夜晚這容易有許多情緒的氛圍之下,看著牆角的皮箱,

決定在下個禮拜二向台大薩克斯風社報到,

魔花豆,藝大好像沒得玩,而師大管已經不收非在校生了,虧我還是校友!



掙扎的過程是一種成長,不是說可以長到 36D,

( 36D 有屁用,垂的比較快而已 )

那是心態上的磨鍊,智慧的砥礪,生命值的提升,超越肉體束縛的羈絆‧‧‧‧‧



擁有雙重的人格似乎是許多人的共通點:



想要展現交際手腕,有時又像患有密室恐懼症的蘭登教授;

自認非常樂觀且無憂無慮,夜晚時又很悲觀的存在被害妄想;

勇於挑戰一切困難,轉個身卻又跟鴕鳥一樣想要眼不見為淨;

容易因為小事而感動淚流,許多時候卻又冷漠得無血無淚又反骨。



能在人群中安心享受寂寞,能在獨處時被紛亂的內心所操煩,

也能獨處的時候享受寂寞,更能在人群中被紛亂內心所操煩。



不過,我終究覺得我擁有著雙重以上之人格。

4 則留言:

  1. 有時候真的真的好想親你臉頰喔 :)

    版主回覆:(02/27/2010 04:42:41 AM)


    有時候真的真的好想打你腦袋噢!

    項祖恩生日快樂!

    回覆刪除
  2. 好ㄟ!!
    項祖恩生日快樂+3 :)

    那Dolly什麼時候生日,也可以祝她生日快樂嗎?

    yeah!!

    ;)

    版主回覆:(09/28/2009 09:53:13 AM)


    偷偷找機會跟你說!

    回覆刪除
  3. 媽 我上電視了!!

    版主回覆:(09/28/2009 03:53:29 PM)


    哪敢情好!

    回覆刪除
  4. 蘇格拉奶是巧克力口味的

    版主回覆:(09/28/2009 02:07:43 PM)


    我想應該跟提拉米蘇沒關係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