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8日 星期二

。平凡的低調華麗。








油菜花對於我來說,是一種對於小時候的懷念,

理直氣壯的佔據了童年記憶中無法被取代的一塊角落,

每當家裡的田休耕時就輪到油菜花來滋養土壤,

也讓恰逢台灣傳統年節的期間揮上不少亮麗的顏色。



小時候最喜歡玩的,就是在田裡撒一泡尿,

不到十多分鐘,花田裡的蝴蝶都會跑到這攤尿上停著。



歷經工業化、都市化發展,台灣農地越來越少,

但不曾改變的,是這每年冬天裡綻放不歇的溫暖黃花。











































不知何時,農民也開始在休耕的農地灑上波斯菊的種籽,

讓休耕的期間添加許多驚喜的可能,

近幾年甚至為了觀光,這類的種植方式越來越多,

但是當遊客越來越多的時候,國人欠缺的公德心也越趨明顯。



走在田埂上就能好好的觀賞這些美麗的花,偏有人要走進去來張人比花嬌,

阿就都看妳拍就好啊,踩死的花、摘掉的花,後面的人都不必看啦。



「嬌哩幾摳覽啦,幹!」



























































































































今年過年拍的照片比較少,我想是因為工作的時候拍太多,

趁這段時間放自己幾天假,繼續面對新的一年的拍片與拍照生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