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2日 星期六

生活隨筆 | 我點了一盤滷大腸

《我點了一盤滷大腸》


在等候室裡坐了一個鐘頭又十七分鐘,
護士小姐喚著我非常熟悉的名字,
她領著我進入了鐵門後的空間,
當下我一直希望是位漂亮的女孩能讓我分散注意力,
但我到現在還是無法記起那位護士的面容,
只依稀記得應該是位大嬸。

門打開,門關上,
我弟開始有種隱隱發冷的幻覺,輕輕壓了一下,真的是幻覺。


么五兩六,退伍不到一個禮拜,
對於時鐘的解讀方式還停留在自以為的方式上,
走在長廊裡,踏進手術房的同時我抬起了頭,
看著廊上的電子鐘顯示著當下的時間。

三點二十六分,我進了 OR-08 手術室,
我弟開始有種隱隱作痛的幻覺,輕輕捏了一下,的確是幻覺。

躺在手術床上,身旁的人走來走去準備著開刀用具,
金屬之間的撞擊聲讓我對於即將發生的事情充滿了想像,
不過就割掉一塊皮,
記憶卻像跑馬燈般接連狂奔在視網膜前。

基隆廟口麵攤的滷大腸、
師大鹹酥雞的花枝圈、
託老家阿叔代養的烏龜、、、、、、、

許多平常不曾去留心的記憶畫面,
此時都成了經典不滅的永恆之作,
凝視著上方巨大的手術燈,
頓時整個人就像被抽離了現實那樣,
旁人說話的聲音越來越細微,
心裡向各路神明說話的情緒越來越激動,
我不怕痛,只怕割歪,
這不僅關係著未來的幸福,更代表著身為男人的尊嚴。

一切的波濤洶湧,
都在我的褲子被拉下後,化為一攤止水。

騙你的。

萬般情緒挾排山倒海之勢而來,我開始進行淨身儀式,
弟開始有種隱隱發麻又發疼的幻覺,
不過這次不是幻覺,是紮紮實實的被翻開,擦拭。

第一針麻藥打進根部時,讓我整個人背脊發顫,
第二針下去後,我低吼著用英文說了幾個比較髒一點的話,
感覺這樣會比較優雅些,或是斷頭台前的從容之類的。

原來,下體被針扎的感覺是這樣,
但一想到老媽生我的時候是這百倍疼,
也只好咬緊牙根,
感謝娘親賜給我力量及勇氣躺上手術台。

醫生擠著我弟問我感覺如何,
我也只能努力擠出個還不錯回應著他,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金屬間的碰撞聲又再度盪進耳裡。

好樣的,居然趁我不注意的時候下刀,真是險招。

常聽聞:
當你決定要認真做一件事情的時候,
最重要的往往不是結果,是過程。

但,凡事總有例外,今天我必須要有好的結果!

麻藥的效果很棒,
手術的過程此刻對我來說似乎也不那麼重要了,
全程幾乎在無感的狀態下度過,
聽著開刀醫師與護士們聊星座講八卦,
那樣的感覺竟是如此熟悉、似曾相識,
就像,
麵攤老闆娘替我切粉腸時與客人聊天的畫面那樣。

兩炷香的手術時間裡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
了不起在電燒止血時,
會聽見肉片放上烤肉網時的嘶嘶聲,
接著聞到一股濃濃的焦味,來不及翻面的那種。

每當完成一件偉大又神聖的事情之後,
一定要有沉澱情緒的時刻。

我努力撐起身子換到另一張活動式推床上,
Check-out 了 OR-08,
當我躺著被推出手術房時,
我認真感受著那些電影裡常出現的畫面。

嘰嘰喳喳的是推床的輪子與醫院裡的交談聲響,
天花板的燈刷刷地接連著晃過眼前,
麻藥漸退,疼痛讓我發現地球依舊轉動著,
外頭的世界一點也沒變,
除了我之外,不會有什麼事情會因為一塊皮而改變。

我以非常熟悉與老練的手勢握住我弟,
用醫師囑咐的方式替他加壓止血,
看著掌心裡既熟悉又陌生的他,
想到這陣子他會水腫到我完全認不出的樣子,
難免有一絲哀傷。

但我知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每一個明天過後,
每天都是嶄新的開始,
我們要邁向彼此更幸福的生活,
我們要攜手共創更美好的未來,
我們要一起去廟口麵攤吃滷大腸 .....................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