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7日 星期三

。當我萬分衝動的時候。








蚵仔 - 陪我衝動

假象 - 陰晦朝氣



當我萬分衝動的時候總有個人可以萬般教唆。



到個遠一點的地方吧,

聞聞不同於台北這城市的味道,

就算是工業都市裡的污穢空氣也沒關係,

至少不會讓人那麼疲憊。



平平同款是冬天,

南部的太陽感覺就是比較親切,

讓我心花跟菊花一樣緩緩的綻放。



幾百公里外的田邊小徑總是有些新奇的東西,

向日葵或波斯菊雖然被拍到爛了,

但當很久沒帶著相機遠行後,

就算再芭樂的東西還是會不落人後的,

重點只是在於自己怎麼看這些事。



拍電影的人真是無所不在,

連到橋頭糖廠都可以遇到六號出口的副導,

工廠邊的老房子真的破的跟我一樣有特色,

曬不到太陽的那些角落永遠存在著許多陰沉。



偷偷潛進禁止進入的陰暗走道,

穿梭在廢鐵鋼柱結構之後,

居然看到 國父的畫像被噴在牆上,

旁邊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像是台灣省警備司令部的牌子之類的,

我想應該是用來當片場的道具吧。



高雄捷運之旅雖然只有三站,

不過的確可以在手扶梯花上好多的時間,

那光影的變化實在太奇妙,

知道我的在啥的人恭喜你們,

又多了一個創作的好地點。



我發現我真的非常不會寫旅遊記事之類的東西,

不過還是要謝謝你。



我的閨中密友。

2 則留言:

  1. 這張照片很棒
    你怎麼上去的?

    版主回覆:(12/17/2008 04:17:26 PM)


    高雄大遠百頂樓可以直接上去17樓的陽台。

    回覆刪除
  2. 好可怕 它不怕有人跳樓嗎?

    版主回覆:(12/22/2008 10:46:27 AM)


    那就等著哪天蘋果報紙吧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