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8日 星期四

。顯微鏡下的非主流。








說要寫歌從前年講到昨天,

一首《寂寞手槍》到現在連根毛都長不出來,

腦中的靈感正文思泉湧但還不到潮吹的地步,

所以先等等。



非常希望自己能會些比較普遍的樂器,

偏偏懂點皮毛的都是非主流,

樂器之外發現自己會的東西其實都還頗沒營養,

像是故意一直打嗝然後積了一大口氣打出來可以順便罵髒話,

一隻眼睛鬥雞眼而另一隻眼是正常位置之類的。



在低溫的熱情加持下病毒瘋狂在弦上亂彈,

透過指尖鑽進體內,

比大黃蜂半音階的轟炸還猖狂。



與被窩相處越久越是擺脫不了對被窩的依賴;

說被窩是孕育生命的溫床是非常貼切;

少了被窩的人生是不會有色彩的;

宇宙萬物中沒有比被窩的存在更值得驚訝;

在被窩裡時要想著沒有被窩時的苦痛;

當懂得珍惜被窩時你就擁有了全世界;

被窩之路,不由分說。



如果我不在被窩那就在爬往被窩的路上。



久違的藍色天空在下午的時候稍微閃過頭頂,

冬天的太陽在台北常會是奢侈的盼望。



《我的機器人女友》這種老梗到極點的片居然還是可以哭,

不過我哭的點往往都還頗具水準,

好吧我承認我都在看綾瀨遙。

3 則留言:

  1. 喔喔~~ 她演魚干女很可愛說~~

    版主回覆:(01/17/2009 07:57:29 PM)


    正在抓,哈哈。

    回覆刪除
  2. 想說你在恆春忙啥
    怎麼無意間發現都是些肉麻的事哀哀~
    還說兄弟咧
    你這害臊的傢伙

    版主回覆:(01/10/2009 12:12:28 PM)


    我會變成這樣都是你害的。

    回覆刪除
  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笑了。

    版主回覆:(01/10/2009 09:07:22 PM)


    妳笑的點真的很非主流。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