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5日 星期一

。存在於無形與有形之間。








凌晨四點躺上床卻在五點多從夢中驚醒,

滿佈臉龐的淚水說明了在夢裡心碎裂般的嚎啕大哭,

縱使只是個夢,但面對最親人死亡的感覺真的很差,

但與其說是驚醒,倒不如說是被自己的哭聲擾醒,

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夢,

但邊做夢邊哭的真實感實在太強烈,

有聽過一種說法,這種夢可以替親人增壽,但願如此;



那瞬間,早已分不清現實與夢境,

在兩者沒有界線的世界裡再度昏沉睡去,

這次的夢到天亮再度醒來之後依舊清晰的在腦中懸著,

夢中的那座湖已經出現過好多次,

同樣的場景在夢裡出現的次數太多總會有種噁感,

情緒會開始低落,感覺靈魂被某種黑暗啃食著,

從小就害怕的一些事情在這樣的狀態下被無限放大,

始終找不到面對與調適的方式是長久以來的困擾,

擁有部分樂觀開朗個性的我,似乎不該出現憂鬱症的前兆。





便利商店的集點卷總是可以集到近十張,

明明不是單身卻還是只能跟余梓勤去共享烤雞,

邊吃心裡邊想著「媽的怎麼對面不是坐妹」,

只是萬萬沒想到,婊哥心裡面想的也跟我一樣!





昨晚運不錯,麻將開桌前的暖身十三支,

靠著兩次全壘打加上四次怪物出現,小贏七百五十大洋,

但每次麻將開桌後余梓勤只要說覺得氣沒了,

就會一直自摸、一直自摸、一直自摸,是有沒有那麼慾火焚身!





學期結束與假期開始並非直接關聯,說好要快點結束工作,

然後展開糜爛的假期,但還是很賤的臨時接了個場子的拍攝,

不過可以返鄉看看家人又有鈔票進口袋,何樂不為?!

所以當天很厲害的在三小時睡眠後的清晨五點爬出被窩,

九點多下客運感受到家鄉溫暖的陽光在迎接我,

雖然冬天裡的太陽不管在哪都是假的是不爭之事實,

但至少台中的太陽比台北真實了許多,並且多了那麼點窩心。



吃到娘親做的菜,真他媽超爽的咧!

但當天下午賺的六張隔天就全敗光,臥槽泥馬!

不過想到今年終於可以包給爸媽五位數的心意,就沒那麼幹了。





那天,機場外的天空很美,送完機坐在回台北的客運上,

心中開始感覺到一股重量,一種叫做滿足的重量,

重新感受到,讓一個人完完全全填滿內心的那種踏實,很爽。





4 則留言:

  1. 小奶奶你談戀愛了我怎麼不知道~

    哭哭

    版主回覆:(04/27/2010 12:40:18 AM)


    低調啊,一直都這樣,哈!

    回覆刪除
  2. 蝦咪?你有女友了喔!

    怎麼都沒講阿~~~

    圖勒?!

    快點把你犯罪的經過從頭到尾給我好好講過一次

    版主回覆:(01/26/2010 03:11:13 PM)


    就,謹言慎行。不過我可不是用誘拐的,所以不准說我犯罪!相簿上鎖那本,密碼是我手機號碼。

    回覆刪除
  3. 假低調。

    版主回覆:(01/30/2010 03:10:21 AM)


    機掰郎,哈哈。

    回覆刪除
  4. 你的工作照與夜店照真的事豐富耶~
    拍照也拍的很好~

    版主回覆:(01/30/2010 03:09:12 AM)


    謝謝你不嫌棄,不過也沒有說很豐富啦,
    反正就邊念書,加減賺些外快囉,哈:)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