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3日 星期日

。真的假的。


颱風又在夏秋之際親臨台灣,

靜靜坐在阿公身旁,

試著去嗅出些凝結在空氣中的某種味道。



暖黃的燈盞映出了額前歷經風霜的滄桑,

粗糙的指尖在信紙上緩緩的觸著。



信中的字寫的並不好看,

但是卻讓老花眼鏡下的雙眼開始說著故事,

原來阿公在認識阿嬤之前,

有著這麼一段少年情懷總是詩的過往。



明明靠的這麼近的兩個人,

卻因為堅持守著某條看不見的界線而錯過彼此,

在與所謂的終生伴侶結下連理的那一刻,

這樣的一段過去也瞬間淪為必須放著的秘密。



阿公說了好多好多好多好多,

這是我長這麼大聽到過他說最多話的一次。



我問阿公:你會不會後悔。

阿公跟我說:恁阿嬤為這個厝付出很多很多,夠了。



阿公的故事,

我想,拍成一部很棒的電影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只是先等我把它好好的寫下來吧。







真是亂寫一通,這篇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