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6日 星期五

。最遙遠的距離。


這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我不知道,

我只看到離死亡最近的距離只有一輛機車。



不過在我前面的那輛機車騎士還好沒怎樣,

頂多手斷掉而已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又還好汽車撞到人後沒有繼續往前開因為機車騎士的頭就在輪胎旁,

真是不幸中的大幸的萬萬幸。



眼前的畫面又帶我回到了拉拉慶功宴的沙崙,

對不起阿格西的爸爸叫安特因為我撞爛了小黑,

在空中旋轉的姿態讓我甩掉了腦中所有事物,

但是也讓我想到阿格西他媽媽的小可愛還在我家衣櫥 .................



不抽菸的公仔:抽菸還不如去吸毒。

很風趣的阿伯:我是一個不夠幽默的人。

頭髮沒抓的大叔:奶憲你可以不要近距離用DV拍我的痘痘嗎?

很有型的奶憲:為了畢製把所有A片砍掉是個需要極大勇氣的決定 ....................



今天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要去逛楔石攝影怪兵器結果早就關門了,

導演的馬子說要吃三商巧福所以我也跟著點了皮蛋豆腐加牛肉細粉然後噴了很多醬油在衣服上。



繪途被台北電影節的單位抓包不是用膠捲拍的但是現在要丟金穗獎必須去要回來,

因為紅龜肥伯的硬碟很酷的壞掉而且救回資料要花四萬塊但是重新剪結果電腦又搞自閉。



最近都沒看到那個跟我很像的張宇出現在星光霸道卻還留了一坨屎在上面發臭,

小胖老師,連續兩季我都看不到你的進步,你要被淘汰了,好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