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6日 星期六

。受難日。


老媽在二十二年前的今天歷經人生無比的痛苦與磨難,

雖然最近十年來她幾乎每年都忘記這個日子但是我仍然充滿感激。



本以為在大學的第四年會是最輕鬆的時期,

只是我想在大學時期跟這兩個字是註定沒有相遇的緣分。



畢業代表、萬年班代、系壘隊長、畢業電影製作、攝影兼職、國科會企劃、把妹 ..............

雖然要唸到第五年但是大學這段時期的確奠定了許多生命的方向。



自己想做的事情很多卻常被肩頭上以道義及責任方式給予的重擔搞的不甚順心,

我只會把這種人會感受到的這種情緒當作沒意義的無病呻吟順便加個幹。



看來從小在田裡吃著泥土混著雨水喝成長的小孩,

確實與在鋼筋水泥叢林裡長大的偽野孩子在很多方面的差距甚大。



感覺到骨子裡與世俗眼光、社會價值觀格格不入的血液開始在流竄了 ...........................................

1 則留言:

  1. 也太巧, 我是批踢踢的lifemusic
    我現在是系壘副隊長、打攝影工,還有,也要唸到第五年...orz
    希望你一切順利。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