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3日 星期一

。儘管,感動只在瞬間。


雖然只領先了半局但是這支全壘打確實敲出了全台灣人的希望,

雖然結果並不是大家所樂於見到的但是至少我親自參與這過程。



今年圖傳新血對於這個地方的熱血程度超乎我的想像,

在大學最後的時光裡感覺會有某種靈魂爆發就算只是驚鴻一瞥。



全壘打沒有一支接一支但是繁瑣碎事卻一件接著一件來,

依舊以著一貫的態度對它們笑一笑然後赫赫哈嘻的慢慢解決。



忽然想起以前拍過的電影裡阿青說過這麼一句話:

張開手心,才會發現其實自己一直抓的很緊。



老實說到現在想起來自己寫出來的台詞真的很害羞,

但是時間慢慢走這幾個字的體驗卻是越來越深。



影子走夕陽裡越拉越長有時也希望我能夠長到這麼高,

不知道是眼屎的關係還是怎樣我看到了另一個陪伴的身影。



蒙太奇是影像剪接當中很基本卻也很有學問的手法,

萌太奇是宅男世界當中很芭樂卻也很有味道的名詞。



我著迷在影像的世界裏已經好一段時間,

無論是動態影片或是靜態影像,

最近創作的靈感居然就像梁山泊的一百多隻靈魂四處飛梭。



王鼎鈞筆下的貓跟他一樣多愁善感,

只是王先生應該不會發出跟貓一樣的聲音。



來了來了真的來了。

1 則留言:

  1. 你也知道自己寫出來的台詞很害羞
    也不想想我念出來的時候有多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