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3日 星期四

。好痛。


幹,下顎、鎖骨、肩胛骨、手骨都傷了,

只剩下腿還沒斷掉過不知道啥時候會來。



外表復古風格的打扮卻掩蓋不了即將道別的情緒,

前一秒大家像個笨蛋一樣在這裡碰面,

下一刻每個人要從這裡分開但依舊都是笨蛋。



我變的不會亂吠因為現在下巴扭曲的很痛,

嘴巴忍痛用力張到最大卻還是塞不進一口卡啦雞腿堡,

沒想到我最愛的運動傷我是最深又最多。



坐在一樣的空間看著學弟妹們完成的電影,

想起去年站在台上說著場面話的我,

身高沒有長高但是心裡積累的感動越來越多。



小丸子:我們很認真的思索過一個問題。

如果你們畢業了我們這些學弟妹該怎麼辦?



班王子:我覺得你們班是圖傳系的極致。



我們班的確是群超越瘋子定義的瘋子,

北爛程度跟跑活動一樣從大一到大四不曾間斷過累不累啊我們。



陳小新寫的歌讓阿伯留下了眼淚,

深夜聽著這首曲的確是會讓很多東西躍進心底。







-----------------------------------



夏夜



作詞:陳逸傑 作曲:陳逸傑 演唱:陳逸傑



我一個人騎著車 逃離城市的苦悶

不知過了多久 來到鄉村的部落



卸下所有疲憊 享受放空的輕鬆

我穿越了草叢 擁抱夏夜的晚風



夕陽往山下落 我卻不覺得寂寞

在沒訊號的部落 尋找已迷失的我



溪邊的螢火蟲 彷彿城市的燈火

魚蝦在水中悠游 冰涼的溪水沁涼了心頭



夏天吹著晚風 沒有冷氣的插座

爬上那邊的山頭 抬起頭仰望著那片天空



星星在天空閃爍 就在遙遠的盡頭

在安靜的宇宙 或許比我還寂寞



躺在這片草原上 寧靜不用我假想

城市跳電的夜晚 一片漆黑的模樣



流星從天畫過 我想這樣的生活

在沒訊號的部落 尋找已迷失的我



溪邊的螢火蟲 彷彿城市的燈火

魚蝦在水中悠遊 冰涼的溪水沁涼了心頭



夏天吹著晚風 沒有冷氣的插座

爬上那邊山頭 抬起頭仰望著那片星空





我一個人騎著車 告別了這個地方

心中不再有惆悵 迎著風曬著月光



朝著回憶的方向 遺忘在那的寶藏

童年時的玩具箱 裝著還沒長大的夢想



-----------------------------------

4 則留言:

  1. 噢噢噢

    眼淚把眼眶塞的滿滿的

    是對你們的不捨

    但在我們心裡

    卻留給你們永遠的位子

    我好愛這裡

    回覆刪除
  2. 哈,果然是小丸子,
    因為我也曾經想過這樣的問題,
    你們都不要畢業啦!!!!
    不然少了你們,我們會很孤單的....

    回覆刪除
  3. 痾痾痾....這首歌GOOD...

    請問這首歌可否借轉??

    謝謝!!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