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4日 星期二

。麻雀雖小。


說是多事之秋甚至是生死存亡之際並不為過,

但緩和血液冷靜思考之後其實並不那麼嚴重。



鋒哥說:球來就打!



所以事情多就做完,

困難產生就解決掉。



有時非常欽佩服自己的抗壓性雖然偶爾還是會靠北,

但是在那麼多的屁話背後你又聽得懂些什麼。



今天輪值看了好幾個系拍畢業照和學士照結論是男女大不同,

不過誰不是為了要在這個瞬間替自己的大學生涯留下些什麼。



我是一夜七次郎,我指的是拉肚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