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5日 星期六

。絲毫沒有一點聲響的離開。








許多事情並非是想像中那樣的樣貌,

就像南台灣並沒有常常出現好天氣。



昨天的台北莫名的飄了一整天雨,

但又因為在台北,

所以好像也不那麼莫名,

反而是一種順理成章。



二十四小時的大賣場很棒,

一個人逛是愜意,

兩個人逛是情趣,

一堆人逛是回憶。



伴著微笑流下的淚確實很美,

帶著後悔流下的淚令人不捨,

隨著時間留下的累使人堅強。



我沒打錯字。



想要找到窗外另一片的風景,

想要再次寫出另一段故事的前言,

當屬於某個人的旋律開始存在自己的呼吸裡,

幹,越寫越噁心了。



追求夢想時的一無所有,

會是結束之後永遠存在的擁有,

當下我是如此對自己說著,

希望我不會對自己說謊。



秋千越盪越高,

在空中停留的時間越來越長,

到最高點的時候鬆手可以飛的好遠,

但也有可能摔的很痛,

還是用力的握著好了,

至少會在手心留下點痕跡。









跳 Tone。





我沒有政治立場並且對於政治極度冷感,

但騎到哪都不能轉彎多繞了半小時的路,

所以我操操操操操操操操他媽的大遊行。

1 則留言:

  1. 人家說秋千盪的越高
    越能拋開煩惱

    不過放開會飛很遠可能會摔斷門牙或是頭會腫起來
    所以還是抓緊把煩惱盪光光就好了

    版主回覆:(10/24/2008 04:50:01 PM)


    說的不錯。:)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