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日 星期三

。噢!過的好快,這時間。


2007 年的最後一秒我在羅東當台客,

2008 年第一秒我還是在羅東當台客,



兩天一夜的照片都在這兒。



第一次在網誌裡寫著類似遊記的東西讓我很不習慣,

但是我珍惜這樣的感覺陪我到了大學最後一年。



雖然我會延畢而且說不定會因為被二一而提早退學,

不過我還是只會打出一堆屁話感想。



大學第四年的跨年我們遠離了城市的喧鬧,

北宜公路上只有我們騎車穿梭在攝氏六度的冷冽中,

忍不住想要幹醮公仔可以晚一點再自己開車到宜蘭,

不過也不是自己開車因為還有個她可以陪他聊天。



很久沒靠意志力在騎車了,

這樣的低溫讓手幾乎沒了知覺,

摧油、煞車、壓車全憑感覺來操縱,

波克的重量讓我的底盤不停磨出倒數前的火花。



一碗小羊肉根本抵擋不了惡劣的風,

但我們仍然像群瘋子的來到羅東,在宜蘭。



羅東夜市裡的跨年晚會完完全全的把自己當成羅東人,

不停的叫囂、不斷的亂吼,

就算引來當地人的側目也沒關係反正沒人認識,

只是站在店家門前看著電視螢幕大唱卡拉 OK 真的太北爛。



清晨起來可以花快兩小時在民宿拍一堆有的沒有的照片,

為啥會拍一堆屍體的照片到現在還是很難理解,很深澳。



五台協力車亂竄在梅花湖畔,

站在湖邊的大家都變成了詩人,

我心裡也有著一首詩但是太噁心所以不想說,

我只想說吃香腸一定要配大蒜。



阿伯說我是構圖派,

我很努力的想要加入更多情感在畫面裡。



礁溪的溫泉有小龍捲風的點綴,

開始胡亂討論起物理的感覺實在太炫,

原來泡溫泉還可以長知識但是我覺得那些是常識。



大家早已忘了原本因為名字取的好而要前往的帥王湯泉,

後來因為我們覺得他們欺騙消費者所以另覓他處。



十個人從一台小客車出來讓熱炒店的老板娘鼓掌叫好,

我們常幹這種事更何況是在宜蘭只因為警察人太好。



在台北闖紅燈必死無疑但是在宜蘭停紅燈會被笑,

在台北機車待轉已經變成習慣但宜蘭待轉會被打。



越打越毫無頭緒開始胡言亂語因為我越來越想睡,

被風刮破的眼球外膜讓我眼睛紅通通的像個隨時感性人。



感性的程度隨著身體年輪圈數的增加而改變,

雖然我從小就愛哭但是那種感覺大大不同。



儘管我們大四了卻還是很像小朋友,

儘管我們很像小朋友但我們大四了,

不管我們多大了能保有赤子之心是很珍貴的,

再過不久就得開始好好思考是否要向現實低頭的問題,

脫離學生身分也意味著即將在背上扛著社會人士這四字。



全身的毛孔在寒冷中緊緊的閉著,

但現實生活裡緊閉自我的人會活的很辛苦,

太多對自我的期許開始加在肩上,

得做好隨時都在準備的準備。



噢!這幾天溫度真的他媽的太誇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