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2日 星期二

。人生難得幾回醉。


一片成名的演員猝死在一夕之間,

紛飛的細雨似乎預告著某種發生。



第一次正式的贏了,

雖然說媳婦熬成婆的感覺很棒,

但我不想用這個三年半換另一個三年半。



希望全學年都適用新制度。



儘管花朵有著那樣的外表卻仍無法深探其中的涵義,

花蕊看似清晰其實終究無法知心。



人是奇妙的動物因為有著七情六慾,

媽的所以現在才會很煩燥但很多事只能無奈的讓時間無情的跑。



自己在搞電影但是好一陣子沒注意新片好像很不應該,

找個時間去看幾部片或許能讓很多情緒先擱著。



但是也只是先擱著。



念了七年的教會學校,

很久沒跟祂說話感覺很彆扭,

然後想起第一次跟祂說話的時候是在幼稚園,

那次只是純粹想測試看看祂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然後我就被嚇到了,

雖然長大之後會用很多科學以及很邏輯的方式去解釋當時看到的現象,

只是小時候的陰影是很難被抹去的。



就像阿伯到現在還是怕氣球一樣。



新的手機越看越漂亮,

但是感覺自己像個原始人一樣不知道紅外線已經被藍芽取代,

然後因為手機可以拍照跟互傳檔案而興奮很久,

誰叫我第一次用這種機子。



發現用手機拍出來的照片一樣可以幹掉一票用相機拍的。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