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2日 星期六

。來自北半球對於南半球的祝福。








《幸福快樂的日子》進入衝刺期,

接下來的密集拍攝計劃以及大大小小事項的規劃,

積疊成這幾天腦中與手中的工作,

也可算是開始正式接觸製片的事務,

但是在噗嚕即將前往另一個國家展開新的生活之前,

健康戶外健行的餞行是絕對不能少的。



不過卻先在基隆做了很多跟健行沒關係的事情。



中午的廟口頂著大太陽依舊熱氣蒸騰,

悶熱是每一家攤販的額外銷售與每一位顧客的消費,

三兄弟總店的芒果雪花冰讓我整個降火,

但是曾淑娜把我剩最後幾口的冰攪爛讓我又歸覽趴火起來。



雖然把周小金搞生氣了但是我還是要跟你說,

你真的是我永遠的哥兒們!



不過走進拍貼王倒是我這幾年來未曾萌生過的念頭,

裡面充斥著一堆小毛頭然後看來看去就是我們這群最老,

面對著陌生的機器,

大家在五秒內的不知所措之後立刻使勁擠出早以消逝許久的年輕活力,

而我在皮夾裡空了很久的照片那一層終於有東西可以放了。



年輕活力?我想是可以這麼稱之的。



不過拍貼王裡面幾十台夾娃娃的機器是怎樣,

憑著要在噗嚕出國之前一定要送他個禮物的信念,

一隻賤兔在我發狠的盯著機器手臂看了幾次之後終於乖乖從洞裡跳出來。



送!



第二次來到槓仔寮砲台,

儘管大海不像上次來的時候藍的那麼暴力,

但是站到山頂時涼爽的海風淫亂不對是迎面撲來,

阿伯變成幼稚園的小朋友一直亂跑亂跳,

大家也跟著阿伯亂跑亂跳亂玩但是我們不是幼稚園小朋友。



今天發了瘋似的殺了三捲底片,

可能是太久沒這樣的機會亂亂拍,

也或許是對於相機的無力感想要早點趕走,

更有可能只是尋求用來打發時間的無聊工具,

但還是得說,

我喜歡有拍照這個部份在我的生活裡。



儘管噗嚕妳在最後要到車站坐車的時候還是哭哭了,

然後我覺得妳到澳洲去之後還是會繼續不停的哭哭,

但是我要跟妳說我們非常珍惜有妳哭哭過的這四年,

妳學賤兔的臉跟聲音像到令人髮指然後會極度靠北,

屁股大不是錯而是個人特色況且老外都超愛妳這款,

基於適者生存的進化論妳絕對會是優秀異常的品種。



最後,

我忽然詞窮了,

我想是還有工作的關係,

但是,

因為我們這群都是作息不正常的人,

所以要想著我們也跟妳過著一樣的時間,

妳不會因為黑夜而容易感到孤獨,

不過妳要小心半夜爬進家裡的陌生爬蟲類。



我們愛妳。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