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1日 星期三

。神奇斃了。


是啊,又酷又神奇的事情發生可能是某種指示吧;

很久,沒這樣接觸不同圈子的人群感覺奇特無比。



討厭鼻水跟噴嚏像瑣事一樣不停的來,

繁瑣細事我不怕但是病毒會讓我不悅。



蒂朵很適合唱悲歌就像紅海只讓摩西開,

一台攝影機跟四台相機背在身上的感覺很不一樣。



靈感與創意進入停滯期而疲倦與怠惰猖狂的在示威,

只能這些祈求快快走開因為真他媽的來的不是時候。



魁北克在地球的另外一邊,你過的好嗎?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