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4日 星期日

。皺著眉頭的狗。


世界很大,心要放更大;

天空很高,夢要築更高。



屁話成性改不了就像狗在吃屎,

味道如何難以想像但字裡行間該存在的真理不會流於虛無。



左邊鎖骨與肩胛骨很不聽話的跑錯了位置,

三個禮拜的殘廢期很多事沒辦法做但也可以做很多事。



新面孔一個個的加入這個宇宙無敵歡樂團隊,

無數個細胞滿溢著熱血在皮膚底下用力的吶喊。



很認真的拿出回憶來思考,

有多久沒有騎車夜衝 106、沙崙、淡水、金山、萬里、三芝、基隆、九份、五指山、碧潭之類的,

雖然說大一的時候很少在白天出去瘋但是夜晚的生活卻可以很精采。



純粹看到小朋友們出去玩有點感嘆時光的匆匆再見,

二十好幾的大朋友們努力的建構未來的夢想藍圖也要適當的找機會放鬆,

這樣說起來感覺是在替想出去玩的自己找藉口但是卻是個合理的措辭。



我的免費全新 LCA 不知道啥時候才會到,

那就只好轉著 HOLGA 暫時頂著癮頭亂按。



Deadline 之後的底片感覺撲朔又迷離,

按下快門之後看不到東西的感覺才酷,

每次過片都會有個期待產生真的比尼古丁還過癮。



好想打撞球啊!!!!!!!!!!!!!



我的鎖骨快給我跑回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